您好,游客 登錄 注冊 站內搜索
背景顏色:
閱讀論文

作為科學的法學的無價值性或不可或缺性研究

來源:論文聯盟  作者:王梓權 [字體: ]

作為科學的法學的無價值性或不可或缺性研究

一、什么是科學?法學到底是不是科學
  基爾希曼在其著作中舉出“研究對象自身的變遷對于學科來說有什么影響?
  而這個問題的答案可以說確鑿無疑,那就是這種影響是相當不利的。”從而導致“當法學通過經年累月的努力終于為它的某個分支找到了正確的概念和法則時,那個研究對象自身已經發生了變化,法學這個學科在不斷的發展中總是落伍,永遠追不上現實。”
  可見,基爾希曼的觀點中,作為科學的第一個條件是:研究對象的不可變性、永恒性!無論是幾千年前還是現在,物理學研究的太陽還是那個太陽,月亮依然圍著地球轉,我們見到的陽光依舊是8分鐘前的陽光。其研究的對象永遠不會變,因此,發現的理論會適用于所有的時間。而法學的研究是在基爾希曼的眼中是以變化著的法律作為研究對象的。這是其作為科學的無價值性。
  其次,基爾希曼認為:“法律不單純是一種認識,它同時還是一種感受,它不僅存在于人們的頭腦中,而且存在于人們的心目中。”而人的感情與傾向受到其所受的教育、家庭出身、民族、職業、習慣等等影響。在法學研究開始之前,人們就已經做出了自己感情的選擇。而這是不科學的。
  最后,當法學的法則錯誤的時候,其會影響到其研究的對象,通常是實在法。從而導致存在的改變。即在科學中,當理論錯誤時,事實的存在是不會改變的,即無論教廷怎么宣揚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地球依舊只是圍繞著太陽旋轉的的宇宙中的一粒沙而已。事實不會被意識改變。但當法學的理論出現謬誤的時候,其后果是會讓現行的法律發生改變,從而引起法學的研究方向也轉變,錯誤循環。所以,基爾希曼認為法學不具有科學性。
  二、基爾希曼的自然法思想具體是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www.12816565.com收集整理什么,有沒有實現的可能性
  拉倫茨駁斥基爾希曼的演講中就提到,基爾希曼“除了含混地提到幾次在民眾中生存著的“自然法”以外,他沒有說明應當用什么來代替法學。他的論述完全是在“破”,而沒有“立”,這個缺陷比人們據以反駁他的其他問題都更重要。”
  不可否認,這是基爾希曼這篇演講的致命問題,就好像我自己提出的問題我自己沒法回答一樣,基爾希曼在尋求破壞一個體系的時候沒有給出破壞以后用來代替新的體系。這確乎有些不負責任。但后來拉倫茨說到基爾希曼的發表這篇演講的根本意圖在于喚起批判性的自我反思。這既是對前輩的尊重,也從某種角度說明他在演講之時也并不認為基爾希曼真正的想法是破壞這個法學的體系。雖然我也認同拉倫茨的觀點,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夠找出有關基爾希曼的“自然法”的具體內容。但是不幸的是,我所能找到的所有關于基爾希曼的內容都是圍繞著他的這篇演講存在的,他其它的論著沒有辦法了解,所以無法得知其是否真的有關于“自然法”的一套完整的想法、體系。
  三、何為法教義學?其研究的對象是什么
  在基爾希曼的時代,法教義學在某種程度上有些僵化,人們醉心于對于死去的羅馬法的研究,以及“90 %以上都是圍繞著實在法的漏洞、歧義、矛盾兜圈子,所關注的僅僅是實在法中那些謬誤的、過時的或隨意性的東西,是立法者的無知、粗俗和狂熱。” 而“哪個從事法律實務的人從來也沒有深刻感受到他的職業的空虛和不足? 哪個學科的文獻中不會像法學著述一樣除去好作品之外還能找到這么多精神貧乏、索然無味的讀物?”不但基爾希曼所處時代、拉倫茨的時代,就是現在依然存在著。
  但拉倫茨時代,法教義學的研究對象已經大大拓寬了,不再是“令人費解的、隨機的,個別地方甚至經常是徹頭徹尾的專斷”而“不僅僅是法律和條例,還有體現在法院判決中的得到認可的法律信念、法律要求,以及事實上起作用的各種標準。法學的研究對象還包括法律所調整的生活關系本身,包括典型的交易行為、經濟社會的現狀以及各種各樣的制度。”基爾希曼將法教義學視為無價值,認為“立法者的三個更正詞就可以使所有的文獻成為廢紙”。在拉倫茨時代已經逐漸銷聲匿跡,取而代之的是“近代那些偉大的法典沒有一部可以脫離同時代的法學而產生”。雖然法教義學的研究對象是現行的法律,但是其理論和所得成果時時刻刻都在影響這立法者的立法的傾向、制約著立法者,即使立法者用三個更正詞,其所蘊含的智慧也不會被埋沒。
  在《作為科學的法學的不可或缺性》中,拉倫茨提到了法教義學在法律生活中的作用。總結下來大約是:解釋法律、發展法律、整合法律以及為立法做準備。其實從法教義學誕生之始,由于其研究對象主要是現行的法律,難免從某種程度上被立法者綁架,從而使其不再處于主導地位,即其為立法做準備的功能不再明顯,相反,其解釋法律的作用凸顯。我認為,一個社會是否處于上升或積極的狀態,就可以從其法教義學所研究的重點看出。是忙著為立法者“擦屁股”還是真正為將來的法律做出建設性的指導意見,這個區別尤為重要。就好像一個社會的大眾媒體以及知識分子階層是忙著歌功頌德還是憂國憂民、揭露曝光能直接預兆出這個社會未來的走向。我們應該避免基爾希曼所說的,“讓意識來決定存在”這種情況的出現。

歡迎瀏覽更多論文聯盟首頁法學論文法學理論論文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薦 打印 | 錄入:pyuanmm

相關文章       科學法學  無價值性  不可或缺性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評論表情符號選擇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內容分類導航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