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登錄 注冊 站內搜索
背景顏色:
閱讀論文

戲曲文化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培育中的功能探析

來源:論文聯盟  作者:馮海榮 [字體: ]

戲曲文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培育中的功能探析

2014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講話指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很多思想理念和道德規范,不論過去還是現在,都有其永不褪色的價值……中華美學講求托物言志、寓理于情,講求言簡意賅、凝練節制,講求形神兼備、意境深遠,強調知、情、意、行相統一。” 我國傳統戲曲藝術正是中華美學的典型代表,包含了仁、義、禮、智、信的價值觀,寓理于情、寓教于樂,表現形式寫意凝練,追求意境美,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集大成者。從戲曲的發展過程來看,“高臺教化”是其主要特征之一,通過“寓教于樂”的形式完成“高臺教化”功能,將中國優秀文化和民族精神,播種到民眾心里。與中國傳統戲曲藝術接觸,能從文本中感受古典文學的魅力,提升對傳統文化乃至傳統價值觀的認同;能從表現形式中體味寫意美感,提升具有傳統文化韻味的藝術修養;學習體驗戲曲表演,能形成良好的氣質,展示出中華民族獨有的精氣神。
  戲曲藝術的文化內涵
  1.戲曲故事中的價值觀
  戲曲劇目大量來源于歷史故事,這些歷史故事本身就蘊含著豐富的傳統文化價值觀,描繪了愛國孝親、廉潔奉公、講仁、懂禮、守信的人物形象。無論是聽故事、看戲還是學戲,都能在輕松的藝術審美過程中受到價值觀熏陶。例如:《將相和》中的藺相如和廉頗的故事,表達了要想國家富強必須君臣團結一心、和諧共事,廉頗的負荊請罪又表現了“知錯就改善莫大焉”的為人之道;包拯的人物形象是典型的公正法治的代表,《赤桑鎮》《遇皇后》《打龍袍》等也都傳遞了“依法公正辦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觀念;以關羽為主人公的《古城會》《華容道》以及大家都很熟悉的《趙氏孤兒》等,都生動地表達了“義”的內涵。在表現這些故事的文本中處處體現著價值觀的內容,如《赤桑鎮》中包拯大義滅親斬了徇私枉法的侄兒包勉后,勸解嫂娘的一段,有理、有力、有節,既有對國法的“忠”,又有對嫂娘的“孝”:“自幼兒蒙嫂娘訓教撫養,金石言永不忘銘記心旁……未正人先正己人己一樣,責己寬責人嚴怎算得國家棟梁?小包勉犯王法豈能輕放,弟若徇私,上欺君、下壓民、敗壞紀綱,我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www.12816565.com收集整理難對嫂娘!”很多劇目文本包含典故,如《鎖麟囊》中薛湘靈憐貧濟困將鎖麟囊贈與趙守貞時,趙守貞要留下贈囊恩人的姓名以圖日后相報,薛湘靈道“漂母飯信,非為報也”,典故出自《史記·淮陰侯列傳》,講的就是韓信年少窮困,遇漂洗衣物婦女贈飯的事,此典故蘊含著“施恩不求報”和“知恩圖報”的道理。
  2.戲曲文本所代表的中華傳統美學內涵
  戲曲文學融合了戲劇藝術與文學藝術的特點,中國戲曲“以歌舞演故事”為其表現形式,既有“戲”又有“曲”,既有“故事”又有“歌”,所謂“填詞之設,專為登場”(李漁《閑情偶寄》),因此戲曲文本的表現形式源于詩詞,又與之有所區別,保留了詩詞的韻味,必是能搬演之曲。例如:時稱“雅部”的昆曲所用多為元明清雜劇、明清傳奇的劇本,延續了前代詩詞的藝術手法,更加突出文學性和文人特征,體現得更多的是文人的意趣,意境感十足。昆曲《牡丹亭》中的一折《游園驚夢》,美詞敘景,景襯人情,出神入化地寓情于景。再如:京劇的形成過程可謂博采眾長,在其鼎盛時期實現雅俗共賞。其文本既易為大眾所接受,又能得到文人的認可,形成一種有著通俗魅力的文學與音樂相融合的特征。《武家坡》中薛平貴(西皮原板)“一馬離了西涼界,不由人一陣陣淚灑胸懷。青是山綠是水花花世界,薛平貴好一似孤雁歸來”,這幾句如散文般,通俗又不失詩文格局,并且把劇目場景和主人公的心境表露無遺。
  3.表演特征所代表的中華傳統美學內涵
  戲曲藝術從原始社會的祭祀歌舞開始孕育,在宋代成形,元明兩代達到曲詞創作的高峰,清朝時期形成以京劇為代表的綜合表演藝術頂峰,它的孕育演變過程就是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的過程。從形式上鮮明地體現了中華寫意美學,程式性、虛擬性是其典型的特征。來源于生活的動作經過藝術提煉,形成一整套表演程式,實現既表現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藝術審美。
  舞臺表演在動作上有追求圓融順暢的原則,在唱念中體現著抑揚婉轉、表意寓情的特點,在調度上體現著簡約的寫意風格,在服飾道具方面延伸歷史的特征。而綜合在一起就表現出寫意、氣韻、含蓄、虛實、意境、婉約等傳統文化的審美原則,在唱、念、做打的綜合藝術手段中實現“以歌舞演故事”的目標,呈現出追求意象、意境的鮮明中華傳統文化的美學特征。旦角表演的女性人物,形、體、聲、腔均蘊含著古典女性的含蓄婉約之美,站有婀娜之姿,坐亦合膝收足,行有足不露裙的穩重,跑有圓場的輕盈俏麗。《春閨夢》中翻飛的水袖寄托了女主人公對戰爭驚厭之緒;《白蛇傳》里婉轉柔情的唱腔飽含白娘子對許仙的愛恨情仇;《挑滑車》高寵的翻轉跌撲展示了戰場的滾滾煙塵;包拯的黑色臉譜成為剛正不阿的標志;“寧穿破不穿錯”的規矩代表了嚴謹的著裝程式規范。凡此種種,戲曲舞臺表演、服化道盔的方方面面都是自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化傳統集大成而來。
  大家非常熟悉的《三岔口》,兩位主人公在舞臺熾熱的燈光下,表演黑暗中的打斗,通過摸索的動作,黑暗中尋找的眼神,誤打誤撞的反應等,均表現出沒有光亮的情境。演員通過虛擬表演傳遞出的信息,觀眾也心照不宣地接受。戲劇大師焦菊隱講京劇是“表演里面出布景”。出門三五步,一句臺詞“到了”配合演員的表演就從自家到了遠處的別家;一個將軍帶領四個副將、四個兵士,就是千軍萬馬;登舟無舟、騎馬無馬、邁門無檻……這些表現均源自生活,經過藝術加工呈現出虛擬的表演程式。而戲曲觀眾也是最高級的觀眾,他們不會追究是否寫實,不會笑談“真假”,他們的欣賞是帶著對虛擬程式的理解,是建立在對寫意美學深刻理解的基礎上。

歡迎瀏覽更多論文聯盟首頁文化論文社會文化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薦 打印 | 錄入:pyuanmm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評論表情符號選擇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內容分類導航
双色球